天才一秒记住【文书网】地址:wenshuxs.com

四目相对间,这双朗阔大眼一待看清她的脸,目光立时由紧张变成了惊憾,继而弥散。

趁其走神,唐卿月飞快打量“野人”,推测“野人”身份和来路。

于是,她陆续窥见“野人”遮脸的乱发内,有着高耸的鼻子、深深的鼻唇沟,和状若弯弓般的方唇。

“野人”上唇起伏有若的弓梁,“弓梁”中央深深凹下,凹底向前突出一粒肉珠。许是因为紧张,整张唇带着那粒饱满的唇珠,颤抖不休。

唐卿月目光接着下移,落于他肌肉虬结、泛着古铜色光泽的精赤胸膛,和肌肉线条起伏的上腹……她霎时涨红了脸,愤怒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她这才发现,此人除了身下穿着一条皱巴巴的薄丝亵裤,再也不着寸缕。

她还被这“野人”仰按于膝头上,一只手还紧箍着她的肩,迫使她紧贴着他精赤的胸膛。

鼻间嗅到的松脂香气,正为此人身体散发。其人身上炽烫的热气,透过她身上轻薄的鱼牙绸,源源不断传来……

她唐卿月金尊玉贵活了二十年,何曾被男子如此近距离轻薄过?还是一个如斯无礼的,有若野人般的陌生男子?

便是曾与她定下婚约的萧玉川,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未敢如此近距离贴近她,更何况这“野人”还赤着身子!

霎那,她热血冲头,未作多想扬起手,将余在手中的一只邛竹杖,朝“野人”的头砸了过来。

邛竹杖尚未砸落“野人”头上,野人飞速松开掐于她颈间的手,将她握有竹杖的手钳住,又大力一扭。

手腕吃疼,她痛呼一声撒开手,竹杖坠于厢内。

急红了眼,她开口欲骂,“野人”又飞快捂上了她的嘴,箍于她肩膀的那只胳膊一弯,小臂勒紧了她的咽喉。

“野人”将脸凑近她,他鼻头一粒若隐若现的小痣,映入她的眼帘。

接着,他压低嗓音道:“不知你是阿诗玛1,对不住了。只要你带我出宫,绝不伤你。”

啊死马?什么死马活马?敢对她如此无礼,纵她变成死马,也要咬他一口。

挣不开“野人”,她空着的双手反上去,用指甲深深掐入“野人”勒于她颈间的小臂,又猛地张开嘴,死死咬住“野人”掌缘一块凸起的肉。

小臂和手掌剧痛传来,“野人”眼中涌上杀气,睨着她从牙缝里吐字:“别逼我下狠手。”

唐卿月眼眸一敛,直勾勾回瞪他,目光里亦带了杀气,指甲和牙齿齐齐加力。

她乃堂堂东桓公主,即便落了魄,又何曾被人威胁过?

可她挣扎得越狠,掐咬得越重,“野人”的手将她的嘴便捂得越死,她颈间的胳膊便勒得越紧。

唐卿月被勒得气息难喘,被捂得一句话也难吐,转眼就眼前泛黑。

挣扎之际,一丝晃动的银光吸引了她的目光——“野人”粗乱短发半遮的左耳下,晃动着一枚雕若银蛇的耳圈子。

她目光一凛,立时忆起禁军队正说过的话,“……肤色黎黑,左耳饰有银蛇,会说一些河洛话……”

眼前这“野人”肌肤虽非黎黑,却呈现微微的淡棕色,左耳那枚明晃晃的银耳圈子正是蛇形,又正好会说腔调怪异的河洛话……

连连眨动了几下眼睛,看着他满是无奈兼露杀意的脸,唐卿月满眼的怒火渐消渐灭,缓缓停止了挣扎。

眼前这个要她携带出宫的“野人”,当为南弥世子无误!

因着这个少年蛮子,她被禁军扰了一夜,很为他捏了一把汗,甚至希望他能逃出紫微城,好似他逃去,便若她也成功出逃一般。

更幻想了一夜,想着他定有着壮如牛马般高大的身躯,敏捷的身手,能为她所不能。

好气的是,他眼下出现在她车上不说,还将她的小命捏在手里;身躯算不得高壮,身手却分外敏捷,勒得她几欲昏阙!

心情复杂地,她怜悯着目光,无声静看这张带有几分异族风情的少年面孔,从鼻中长长叹了一口气,松开了紧掐的指甲,也松开了紧咬的嘴。

许是见她目光由愤怒变成了怜悯,亦许是她不再掐咬,更许是害怕真的将她勒死在车内……

木诺凤迦喉结一动,紧张咽下了口唾沫,抖着嗓子低声:“我松开你,你莫吼,可好?”

出不了声,她目露真诚,冲他轻一点头。

木诺凤迦直勾勾看着她的脸,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松开捂嘴的手。勒于她颈间的胳膊虽然放松,却依旧将她搂紧在怀里,不敢将她放开。

呼吸得以顺畅,也能开囗说话后,保持着仰面看他的姿势,唐卿月肯定地问:“你是南弥世子?”

木诺凤迦呼吸立时轻促起来,目光躲闪,不敢应声。

“进出城门,城门处的禁军会查验车内的人,还会核对身份文牍,你出不去的。”

她平静着眼神看着他,语气淡定,“你本也无需出宫,元丰皇帝不会处罚你。”

因她这句话,木诺凤迦无意识地掐紧了她肩膀上的肉,愤慨低骂:“骗子,他们都是骗子,我不信!”

倒也是,禁军连夜遍搜宫中内外,还连喊带嚷地宣旨,这世子哪能听不见?若他相信,又怎会躲到此刻出现在她眼前?

“你约摸没听过有句话叫做‘君无戏言’。东桓国的皇帝虽不是好人,但绝不会出尔反尔。”她眼神和语气分外笃定,“他们不会杀你的,你现在就下车,回鸿胪寺馆里去。”

木诺凤迦勾着头,近近将目光落入她平静的眼眸里,想从她眼中寻找可以相信的蛛丝马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日月争凰》转载请注明来源:文书网wen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