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网【we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你到底有几个替身?!》最新章节。

桑褚玉神色认真道:“便是器物,也当有感情。”

巫召野双臂一环,抱剑斜倚着石壁,说:“难怪你炼的灵器旁人比不得。”

这句赞语是真心实意,桑褚玉却跟被刺猬滚过一遭似的,浑身不自在。

“别说这种话!”她抬手便往身前的巨石上一打,“我会不好意思。”

只听得几声咔嚓声响,横在他俩中间的巨石忽裂出数条蛛网般的缝隙。

又一声轰隆巨响,那石头竟从中劈裂开。

事发突然,巫召野还斜倚在石壁上没回过神。

直等巨石彻底裂开,他才借着夜明珠泛出的淡淡光亮觑见对面的光景。

只见她横过右臂挡住大半张脸,眼神往旁别着。仍是副淡淡神情,却瞧得出颇为不自然。

另一手则还搁在裂开的半边碎石上。

……

他扫向那搭在石块上的手,确定没受什么伤,再才拂开崩到肩头上的碎石。

并道:“……你也可以好意思一点。”

话落,他轻巧越过身前的碎石块,在她身旁站定,又抱着剑,歪侧过身去盯她的脸。

“桑仙友,”他有意问,“又非唬你骗你,怎的还不愿受两句夸?”

桑褚玉如实道:“师尊说要谦逊些。”

“哦——”巫召野拉长声音,笑眯眯地凑近,逗她,“让我看看你谦逊成何等模样了,挡着脸不说,眼睛也不愿瞧人。”

“住嘴!”桑褚玉微拧了眉,忽将两手往他两颊上一拍,又往中间一挤,“再说这种话,便敲了你的牙。再混进那兽牙里,送去让大祭司尽数烧了。”

巫召野挤出声笑,捉住她的手往下一压。

“又要敲牙——打算从哪颗敲起?”

桑褚玉不愿搭声儿,偏过头看向另一端。

“师兄应与我们一样,落在了虫巢里。”

她说话向来是想起哪茬聊哪茬,中间总没个过渡。巫召野也早习惯了,顺着她的视线往前望去。

他们正站在碎石堆里,石堆外面则是四五条狭长窄路。顺着每条窄路朝前看,又隐能瞧见些岔路。

“不如先找他们。”他道。

桑褚玉点头:“栖明师兄身体不适,早些找见为好。”

巫召野扫她一眼,却觉奇怪。

不是心悦温鹤岭么?

现下怎的只关心她那二师兄了。

不过现下没时间多想,他从芥子囊里取出一样物件儿,道:“这洞里跟蜘蛛网似的,不知有多少条路。情况复杂,妖气又浑浊,就算放开灵力去找也难——我先放两样东西出去,也好探清楚他们在哪儿。”

一听见“放”字,桑褚玉瞬间反应过来他八成是要用蛊,倏然看向他。

他拿出的那物件儿手掌大小,模样奇怪,看着像是个老虎泥塑,色彩奇异斑斓。

“泥哨?”她问。

“是了。”巫召野眉眼微弯,撑着石块儿坐在了高高的石堆上。

银色耳圈摇摇晃晃,折出银白光点,映在那双含笑的桃花眼里,熠熠夺目。

他两手按在泥哨的孔洞上,缓缓吹响。

泥哨的声音分外特别,恰似陶埙,但又比那空灵许多。如夏夜里盘旋在深谷野林间的一缕风,悠悠扬扬。

乐音引人,桑褚玉正听着,余光忽瞥见旁边的泥堆里钻出了几条蜈蚣。四五条蜈蚣受乐音控制,飞快爬向了洞中小径。

待蜈蚣爬远,巫召野也住了声儿。

“先等会儿吧。”他道,“至多半刻钟就回来了。”

桑褚玉应好,双手按在石头上,再一撑,便坐在了他身边。

她盯着他手里的泥哨,问:“这是从幽荧带过来的么?”

“对,当成寻常乐器玩儿也不错。”巫召野想到什么,在芥子囊翻找出一个豹子样式的泥哨,递给她,“这是刚做的,没用过,要玩儿么?”

桑褚玉接过。

刚挨上泥哨,她就感受到了上面附着的灵力。

“我从没用过。”她翻来覆去地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文书网】地址:wen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