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就要壕!!!》转载请注明来源:文书网wenshuxs.com

一道雷声,小雨稀稀拉拉落下。

修仙者早已经水火不侵,在雨水落下那一刻,法力便遍布周身,将雨水隔绝在外。

一柄翠绿油纸伞撑开,雨滴落在上面滴滴答答。

陈曳撑着伞站在雨中,她是练气期,是这些人中唯一个无法隔绝雨水的人。

油纸伞下,一身月白色衣裙,在雨中显得越发清冷。

大手握住伞柄,木苏将油纸伞接过,陈曳抬头望去,眼中是疑惑。

“伞沉。”木苏面无表情解释。

陈曳挑眉,“那就谢谢木苏喽!”

木苏恩了一声,散去周身法力,与陈曳一同站在伞下。

“秋前辈,”陈曳回头道,“我们先去查看,毕竟你,”她指雨水从身上绕过去的人,“在这个地方太突兀,不合适。”

秋水烬想反驳,却发现没有办法反驳,见到他不沾雨水,掌柜的眼中惊恐涌现。

只能看着两人身影缓缓消失在雨中。

“我们去那里?”

撑伞的木苏尽职尽责,伞面尽量偏向陈曳,自己小半个身子落在雨中,衣袖早已经湿透。

而陈曳这边还空出好大一块地方,就算是迸溅也很难迸到衣服上。

陈曳满意地笑笑,“你说,什么地方可以看见每天进出的人?”

“城门。”

“没错,我们去城门问问,先确定这几个家伙是否还在城中。”

清源县只有南北两道城门,他们是从南面进来,客栈的位置也距离南面较近,首选便是南面。

雨越下越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全都回家避雨。

陈曳和木苏两人撑着伞走到城门,两个守城的士兵早就躲在门洞下,有一搭没一搭唠嗑。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预料到下雨,一阵风吹过,两名士兵一同打个喷嚏。

“二位大哥,”陈曳声音清冷,不同于平日里和木苏的娇软。

守门士兵斜眼瞥了她一眼,其中一人眼睛一亮,挂上意味不明的笑。

“小娘子,有什么事啊?”这人笑眯眯问道。

陈曳反手拿出一锭银子,银子大小足足有五十两。

“二位大哥,我们想打听点事。”

另一个人眼睛冒光,伸手就想将银子拿过来。他同伴抬手阻止,意味不明道:“小娘子,你这是何意?”

“只是打听点事,没有其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