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的风扇扫下巨大的阴影,在只有一盏吊灯的房间里,冰冷的雪水顺着铁壁滑落,由亮变暗,一滴接一滴不规律掉落的响动,组成了审讯室中唯一的旋律。

隔着一层单向玻璃,华丽明亮的房间内,身着毛领灰白色披风的橙发青年坐在长桌的尽头,戴着皮手套的手十指相抵,冷眼注视着审讯室中的一切。

四名全副武装的愚人众官兵驻守在他身后,身形挺拔得像四尊雕像,连呼吸都没有声音。

空气安静到令人窒息。

“笃笃。”

敲门声很短促,尉官打扮的人握着一本审讯文件夹,走到青年身边,毕恭毕敬地行礼。

“公子大人,他还是坚持说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名尉官顿了顿,“您看,要不要用刑?”

“......”青年沉默不语,气氛一时僵住,尉官也不敢贸然继续。

达达利亚松开十指,放下翘起的长腿,起身淡淡地开口,“看来我离开至冬的这段时间,你们的审讯水平没有任何长进。”

“...是属下无能。”

“资料给我。”他伸出手,那本薄薄的文件夹被交到他手上。

皮靴踩着铁皮地板的声音渐行渐远,留在房间的四名官兵齐齐松了口气。

他们面面相觑一番,忍不住低声私语。

“公子大人要亲自审讯吗?还真是少见。”

“可不是,能让公子大人出马的人,看来不简单。”

“别感叹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还不赶紧闭嘴认真观摩?”

说是观摩,但单向玻璃的隔音效果极好,他们只能看到达达利亚走进审讯室,屏退左右之后坐在了那个垂头丧气的男人对面,好整以暇地靠着椅背。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只说了一个词,就让男人猛地抬起头。

审讯室内,温度正在缓缓升高。

“注意你的元素力。”达达利亚不耐地扯了扯围巾,“我可没兴趣灭火。”

“呵,我要是能控制,还用拼命去抢那样东西吗?”查理自嘲地笑笑,喃喃自语,“神之眼...本以为是神明的馈赠...其实只是一场命运的捉弄罢了。”

他看向达达利亚,声音颤抖,“你刚刚说,有办法让我活命,是真的吗?”

“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达达利亚反问道,“不管是在梅洛彼得堡,还是在别的地方?”

“...嗯,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只要能活下去。”查理咬咬牙,肯定地回答,“我有必须要活下去的理由,因为我答应过她...”

“想活下去并不需要什么理由,这是人的本能。”达达利亚笑着摆摆手,“听着,我没兴趣听你讲故事,我们只需要达成一项共识,就可以促成这笔交易。”

“既然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病,那...我们是不是该聊聊筹码的事了?”

“我该怎么相信你?”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提供选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