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下午的游乐园,人流量不大,天色刚刚变暗没多久,广播就开始提示游客尽快离场,以免出现滞留。

纪雪城慢慢走出游乐园大门。

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颇有形销骨立的飘忽感,这会儿和日中的阳光明媚不同,气温下降得厉害,风一吹,她便缩了缩脖子,拉紧身上的外套。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个面容温婉的女人走在纪雪城身边,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我女儿天生爱闹腾,实在是麻烦你照顾了。”

纪雪城从刚才的电话里回过神,打起精神笑着说道:“不麻烦。您丈夫为了医疗事业奔赴国外,您在后方为他料理家庭,才是最辛苦。”

陈怡有些不好意思:“哪里的话。你们行业协会想得这么周到,我和孩子感谢都来不及呢。”

说完,她低头对小女孩道:“嘉嘉,姐姐陪我们玩了大半天,是不是要对姐姐说一声‘谢谢’呀?”

小女孩乖觉地仰起脸,脆生生说道:“谢谢姐姐!”

纪雪城微笑:“不客气。”

陈怡又道:“向小姐,你这次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你们协会的经费总是有限的,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那些卡啊票啊什么的,真是用不上,倒不如由你带回去,送给别人,或是你自己留着用。”

纪雪城摆摆手:“您说笑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协会发放给各位专家年节礼,迟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可能拿回去呢。”

你来我往地推拒了好几个回合,陈怡总算是罢休,勉强答应了下来。

说话间,三人已走到停车场。

来时,纪雪城没有开车,而是借坐陈怡的车子。到了回程,陈怡本想着同样载她一程,却不料纪雪城主动说道:“陈女士,您直接开回去就行,我这边……有人来接的。”

“噢……行,”见对方出言婉拒,陈怡没再坚持,“路上注意安全啊。”

纪雪城目送那道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线范围里,脸上的笑意也随之一点点淡了下去。

在园里走走停停逛了大半天,她的脚早就酸痛不已,偏偏还得尽心扮演好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小姐”,可谓身心俱疲。

她找了个长椅坐下,既是歇息等人,同时也是在今天看似漫无边际的闲谈里,细细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

陈怡,是沈聪的妻子。

纪雪城翻遍了沈聪的背景履历,找到的可突破点不多,最有希望的,就是他的太太。

然而要名正言顺地接近陈怡,没那么简单。她目前的身份是全职太太,社交关系非常单纯,只有一个女儿在上幼儿园,平时不大出门。

不得已,纪雪城找到关系活络的同事做中间人,联系了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借着朋友公司的名义,为孙教授团队的所有医疗工作者捐赠了一批年节礼物。

沈聪家里,自然是纪雪城亲自登门。

得知沈聪有个年幼的女儿,纪雪城专门投其所好,送了一张游乐园vip年卡。小朋友还在放寒假,吵吵嚷嚷着就要去。纪雪城正愁没个说话聊天的地方,便顺水推舟,促成了这次半日游。

纪雪城师出有名,又最擅长揣摩着对话者的心思引导话题,陈怡对她显然没什么防备,聊得有来有往。

几个项目玩下来,诸如沈聪去年看过多少个奇葩病人、手底下的研究生发过几篇论文之类的问题,陈怡都毫无防备地说与了纪雪城。

而待到纪雪城曲折婉转地将话题绕至沈聪的学历背景——

“学医的,都苦嘛,”陈怡心有戚戚道,“我先生经常说起他科室的几个规培生,加班写病历那都是常态了。别说现在,就是沈聪他读书那会儿,也是累得够呛。”

“我先生家庭条件比较普通,比不上他专业的几个同学,早早就联系了国外院校,留欧洲、留北美的都有。工资……确实比我们高。”

“既然如此,应该很少有回来的吧?”纪雪城故意把话题往旁路上引。

陈怡果然连连摇头:“你啊,太年轻了。国外哪是那么好混的?沈聪他一个师兄,在美国都读完博士工作好几年了,还不是该回国就回国。”

纪雪城故作无知状:“是吗?还有这种事?”

“是啊。其实真要说起来,我看他那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他自己工作上出了问题,心虚得要跑回来,居然还想托我家先生帮忙,联系国内的人脉关系找工作,真是天方夜谭。”

“他出了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陈怡毫无觉察地继续说下去:“应该挺严重的,好像涉及到患者的人身安全了。不过还好我家先生有原则,没答应他那种荒唐的要求——我听说,他的事情都闹上新闻了。”

其实问到这里,陈怡话中的指向已经足够明显。但纪雪城到底不能完全放心,沉了沉气,最后追问道:“就是那位徐楷明医生吗?”

“对,是这个名字。”陈怡肯定道。

由此,沈聪和徐楷明之间的关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纪雪城从口袋里掏出另一部手机,语音备忘录里,是一段长达五个小时的录音,记录了她今天和陈怡交流的全过程。

刚才她一心二用,旁听了纪文康和宋哲阳的一通对话,大概能猜到纪文康的用意——他在给宋哲阳最后的机会。

一个卖了肖一明,换一个原谅可能的机会。

只可惜,宋哲阳没把握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文书网【we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假定婚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