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书网we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连夷神色淡淡,他起身来,转头看向正在偷笑的丁香:“随鹤白去取书吧。”

丁香立马敛了笑,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这日,井明真来见汤宝儿,与他随行的还有井明时。

“我在这儿等你,就不进去了。”井明时坐在廊檐下的秋千上,神色淡淡。

她见井明真看着自己,又道:“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进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宝儿妹妹。”

“我还约了静平姐姐呢,你快些。”

井明真无奈地应对她的催促:“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踏进了屋子。

先前便有人来禀报了,所以汤宝儿并不意外。她坐在屏风旁,看着少年走近:“快坐,这茶是丁香刚沏好的。”

井明真坐了下来,二人面对面。

他也不着急开口,端起清茶喝了两口后,他才掀眸看着汤宝儿:“不日我们便要回城了。”

井、汤两家已经开始在筹划回城了。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笑着打趣:“怎么?莫非你不想回去?毕竟在寺中,你可以不用日日上学下学,还可以睡懒觉。”

井明真也笑:“倒也没有这样安逸,我娘还是日日拘着我,不许我疯玩,每日给我定下了作业,若没有完成她交代的,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

汤宝儿说道:“宁姨也是为了你好。”

只这一句话,二人便再没有说话了。

井明真很茫然在想:为何幼时两小无猜的人,如今会相对无言?

“宝儿。”他倏地出声。

“嗯?”对面少女抬眸看他,杏眸里盛着明媚的光。

因着不出门,她随意披着一件藕荷腊梅广袖长衫,一头乌黑光亮的发髻用一根碧玉簪子随手挽在头顶,有几缕青丝落下,更添娇媚。

美人珠圆玉润,曲面丰颊,乌髻雪肤,绣屏斜倚,看得井明真呆了眼。

汤宝儿微微拧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问你......”井明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亦没有这个勇气开口。

他想问她,是不是不想嫁给自己,为什么不想呢?

但他又转念一想:或许成了亲就好了,成了亲,她就知道自己的好了。

“没事。”井明真笑笑:“马上要回城了,我娘张罗着,要在后山办一桌筵席,大家一块儿吃吃饭。”

汤宝儿挑眉:“筵席定有荤腥,这是寺中,怕是并不妥当。”

井明真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在后山,又不是在寺中,有何不妥?”

后山到寺中,也就一刻钟的脚程。

“你到时一定要来。”井明真笑着往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盼着你来呢。”

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的冷香,这让少年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捞过旁边的书在手中摆弄。

“你什么时候也爱看书了?”井明真笑着揶揄:“我只当你只会在外边儿的铺子上吆喝,没想到你还爱看书。”

汤宝儿是不爱看书,但有慕氏严厉管教,她看过的书恐怕不比井明真少,又听他措辞不当,加之二人之间还横着一道婚约,这让她心中起了烦闷之意。

虽然她知道井明真此人没有坏心,他从小就是一根筋,嘴比脑子快。

可她还是心里不得劲儿,不能发作,只能憋着,于是这让她更郁闷了。

偏他还在喋喋不休:“宝儿,我想,我们的婚事在回城后就会有结果了。”

井明真笑意愈发明盛:“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芍药进了屋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二公子,井姑娘问您还要多久,她还有约在身。”

井明真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他看着少女,叮嘱道:“宝儿,到时后山的筵席,你可一定要来。”

汤宝儿回以一笑。

待井家兄妹走后,汤宝儿支着脑袋,看着芍药,面上漾着浅浅的笑:“是不是被井明时说的话给刺到了?脸色这么难看。”

芍药蹲下来,收拾着桌上的茶具,颇为不满道:“姑娘可是不知道,那井明时说话简直太过分了,好像来咱们这儿,是她纡尊降贵、是我们的荣幸一样。”

汤宝儿调侃她:“我以为只有丁香才会被刺到,原来似你这样沉稳的人,也不能忍受。”

她说罢,扭头看着旁边的屏风,幽幽叹了口气:“可见她的言辞有多刻薄难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