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文书网we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羡渔立刻辩驳:“不,万掌门,昆仑一事事出有因,今日之事更是纯属误会一场,你且听我解释。”

万玄真的眼神冷冷瞥来:“逍遥峰主,你还想如何巧言脱罪?”

林羡渔正欲开口,万玄真猛一侧身,指着元安的尸身厉喝道:“你管这叫误会?”

“林峰主,你瞧瞧你们师徒身上的夜行衣,你瞧瞧你徒弟剑上的血,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亲眼所见,人证物证俱全,难道我万某人还能冤枉了你不成?”

“此事尚有疑虑,请万掌门容我辩驳一二。”林羡渔竭力辩解,却被万玄真冷笑嘲讽:“你们被我抓个现行,却还妄想逃脱罪名?若你们未与元长老缠斗,又怎会中了他的独门乱气散?”

林羡渔这才明了,方才开门时吸入的异香原是元安用来防身的乱气散。那气味已淡,想来是他方才与真正的凶手交手时所用,却不想余味被他们吸了个正着。

这乱气散药力如此霸道,那料想吸入了更多的真凶也不会好过,想到这里,林羡渔忙道:“万掌门,快,封闭门派,真凶可能还没走远!”

万玄真咬牙冷笑:“事到如今,还想混淆我视线?林羡渔,我就问你一句,你徒弟的剑上,流得是不是元长老的血?”

林羡渔一时语塞,不管怎么说,方才开门时元安却有一息尚存,是萧烬那一剑,让他断了最后一口气。

但这分明是有人蓄意陷害,当时那种情况,就算萧烬不出手,她也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东西打到他们身上。这江湖险恶她再了解不过,生死关头谁能顾及他人?那满室杀意袭来,他们若不动手,只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她师徒二人。

只是这种解释,万玄真是不会听的,他手一挥,厉喝:“给我拿下他们!”

林羡渔纵使千般委屈万般怨憎,也不得不承认,幕后黑手这一盘棋,下得绝妙。

设计完美,环环相扣,连时机都卡得天衣无缝。

赶在他们到来之前打伤元安,又将奄奄一息的他用术法藏于门后,在墙角布下杀意凛然的机关,算准了在那样浓烈的血腥味和杀意笼罩之下,神经高度紧绷的他们即刻便会出手,造成元安为他们所杀的误会。

只是不知,元安的乱气散,是不是也是那人计划中的一环?

若是,那这个幕后黑手真是太可怕了。

沧海弟子纷纷持剑靠近,将二人绑缚起来,林羡渔心急如焚,却半分反抗不得,只得大声道:“元安前辈非我师徒所杀,另有人栽赃陷害,万掌门若执意拿我二人顶罪,落得是非不分的污名是小,放走了真凶,让其继续为祸人间才是大!”

万玄真眼寒似冰:“林羡渔,我与苍梧派岳掌门一向交好,为了两派情谊着想,我暂且不动你这一峰之主。但我虽杀不得你,你这徒弟却是再留不得!”

林羡渔心头一颤,目眦欲裂:“万玄真!你敢动我徒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势必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万玄真冷哼一声:“你纵徒行凶,助纣为虐,我自会将你交予岳掌门处置。你能从思过崖出来的那天,再跟我叫嚣不迟!”

“来人,给我将这恶徒乱剑砍死,以泄我心头之恨!”

他一声喝令,弟子即刻便要动手,林羡渔都快疯了,忽听一声:“且慢!”

出声的是燕惊寒,他此刻终于回过神来,半跪在地,向万玄真拱手道:“师尊,此事恐怕还需详加调查,请先留他一命。”

万玄真冷着一张脸,道:“惊寒,你居然帮这孽障说话?元长老尸骨未寒,你这番作为,如何对得起他?”

燕惊寒紧咬牙关:“正是想让师叔祖瞑目,才更不容任何冤屈。若今日之事果真另有隐情,错杀旁人,教真凶逍遥法外,师叔祖泉下有知,如何安息?”

“荒唐!”万玄真厉喝:“萧千问夜半闯我沧海,杀我长老,我合派上下亲眼所见,有何隐情?”

燕惊寒此刻心乱如麻,是他将林羡渔师徒引入沧海,归咎起来此事因他而起,但怒火过后,冷静下来细想,他实难相信萧烬会对元安下手。

但这其中因果却不便此时昭于人前,他只得道:“林峰主视萧千问如命,若错杀了他,日后她必定与我沧海不死不休。师尊,难道你真的认为,她若要寻仇,区区思过崖便能拦得住她吗?”

“师尊!”万玄真还欲再说,燕惊寒亦喝道:“除非,你现在便能将林峰主一并杀了!到那时,沧海与苍梧势不两立事小,苍梧之渊的封印,难道师尊能替她来补吗?”

他疾言厉色,一番说辞掷地有声,这句话一出来,四周的空气忽然静了下来。

弟子们面面相觑,院中的长老们也面露忧色,万玄真一张面孔青了又白,思虑半晌,喝问道:“林羡渔,你徒弟犯下如此大错,你执意回护于他,置天下苍生于不顾,不觉愧对风华前辈吗?”

林羡渔见万玄真口气松动,连道:“非我执意回护,只是此事的确非我师徒二人所为,还请万掌门明察秋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